从科学角度防止大脑在关键时转入省电模式
“我能抗拒一切,
 除了诱惑”
 
王尔德说:“我能抗拒一切,除了诱惑。” 可是我们的日常偏偏充满了对各种诱惑的理性抗拒:清晨恼人的闹钟,美味但热量太高的食物,诱人却昂贵的商品,漂亮的异性;对同事和家人发脾气,学习和工作慢性拖延症,需要专注时偷懒刷朋友圈;思维上的路径依赖,道德上的急功近利,战略上的投机取巧……如果你已经成功抵抗了一个诱惑,那么面对接下来的诱惑,自制力是增强了还是削弱了呢?
    社会心理学家R. F. Baumester和同事用一个经典的“巧克力和萝卜”实验(1),回答了这个问题。他们邀请受试者到实验室参加一个智力解谜游戏。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故意烘焙了香喷喷的巧克力饼干。一组受试者被邀请品尝了甜脆的饼干(“不纠结君”);而另一组受试者眼睁睁看着触手可及的饼干,却被邀请品尝白萝卜片(”纠结君“)。研究人员告诉两组受试者,测试的主要目的是看他们能否解出接下来的几何解谜游戏。(这个智力游戏其实是无解的,研究人员关注的是受试者坚持努力多久才放弃。也就是一个对自制力的测试。
    结果发现:”不纠结君“组顽强坚持了20分钟才放弃解题,而“纠结君”组平均坚持8分钟就放弃了 。对巧克力饼干的抗拒,显著削减了“纠结君”们随后的自制力。
    在Baumeister和Tierney合著的《意志力:重新发现人类最伟大的品质》一书中(2),作者提出了一个理论来解释这类现象,叫做”自我亏空”(ego depletion):我们每天的意志力储备像肌肉一样,都是有限资源的。(我们的祖先多么睿智,早早就发明出“竭志殚力”这么精妙的词。)抗拒每一个诱惑,都需要从理性军火库里取弹药。库存过低时,自制力就乖乖缴械投降了。
    古典经济学的基本假设,把我们当作”理性人”,有着缜密清晰的目标函数和像天鹅绒一般质地均匀光滑的行为逻辑;沉着,聪慧,素处以默,妙机其微,跟机械姬AI差不多。最近三四十年的认知行为学研究却越来越让我们了解真实的自己:人利用理性,如同雄鹿用尖角、狮子捕猎物,只是关键时候用一下而已,我们大部分行为依靠直觉、情绪、惯性和从众。而那个理想化的“小理性人”,就像一个想要驾驭大象(直觉、冲动、情感)的驯象师。
    这个领域的研究,本来是从自控力开始的。但是,后来研究者渐渐发现,我们的决策行为对意志力的消耗,和抗拒诱惑对意志力的消耗,是如出一辙的。
在一个实验中,研究者准备了一大堆琳琅满目的小商品,受试者被告知,他们可以在实验结束后带走任何一件商品。不同的是:第一组受试者被要求作出一系列的选择(“决策者”):选写字笔还是熏香蜡烛?蜡烛选香草味还是杏仁味?选蜡烛还是T恤?选黑色T恤还是红色T恤? 第二组受试者花同样的时间查看商品、给出评价、描述感受,但是在整个实验过程中却不需要给出任何决定(“非决策者”)。实验结束后,研究者测量了两组受试者的自制力水平(经典的冰水实验,即观察受试者把手浸在接近零度的冰水中能坚持多久)。
    结果:“决策者”的自制力,显著低于“非决策者”的自制力。“非决策者”平均坚持把手浸在冰水中67秒,而“决策者”坚持了28秒都不到就放弃了(3)。

 

“你的决策力剩余不足8%,

请马上充电” 

 
连续决策不但会降低“决策者”的自制力,同样带来决策质量的下降。
    Levav et al (2010) 将选购汽车的真实顾客作为受试对象,让他们在多种配件中进行连续选择(比如10种方向盘,25种引擎类型,26种外观颜色,56种内饰颜色等等)。实验发现,购车顾客首先面对的决策越复杂,他们就越可能干脆选经销商推荐的标准配置(即缺省选项)。比如说,如果让你先从四种变速杆中选一种的话,你只有28%的几率选择经销商推荐的标配(接近随机概率);但是,如果你已经先在眼花缭乱的内饰、外饰和轮胎个性化配置中做了N多决定,那么选择变速杆标配的概率就升高到41%。做的复杂决策越多,决策质量就越差,并且更加倾向于接受缺省选项。在上面提到的汽车配置决策中,后一组(决策复杂度较高)购车者平均多花了2000美金(4)。
    所以说,不能责怪大妈不会选择理财产品。如果让你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数字迷宫中转悠个把小时、不停做决定,那么你也非常有可能乖乖从了某位理财经理的推荐。
    “决策疲劳”现象,在大妈和法官身上同样适用。斯坦福大学的Joanthan Levav和以色列Ben-Gurion大学的Shai Danziger研究了以色列法官做出的1100个假释决定的数据(样本中的基本都是资深法官,平均职业经验为22.5年)。他们发现:如果一个申请假释的犯人恰巧被安排在上午九点出庭,那么法官对他的假释申请做出批准的机率高达70%,如果他恰巧被安排在下午四点钟出庭,假释批准率只有10%。(5)
    法官也是人,连续决策导致理性电量衰竭,决策质量下降。在理性电量过低的条件下继续做决策,大脑静悄悄地启动”省电模式”。在处理决策类任务时,省电模式有两类形式:
 
依靠直觉抄近路。抄近路就是不再理性地在多个维度中权衡、取舍、平衡,而是只看单一维度(比如哪个最便宜、哪个最好、哪个最畅销),或是不计后果、冲动任性,或是偷懒选择默认的缺省选项。
 
 
什么也不做,即拖延决策。法官选择“不批准假释”,是基于未来仍存在假释的机会。而如果现在批准假释,无疑是存在风险的(该犯人出狱后再犯)。当我们理性电量不足时,往往会更加抗拒决策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,“不作为”貌似为未来保留选项,其实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,往往成为日后更多问题的隐患。
 

 

“买买买”:购物为什么上瘾

    为了测试实验室结果在真实世界中的预测性,研究者在购物中心招募受试者。对每一个受试者,研究人员都先详细询问和记录她们当天购物的经历:逛了哪些店,做了什么样的比较和决定,买了什么商品,等等。之后,在一个独立测试中,研究人员鼓励她们完成尽可能多的算术题。
结果发现:购物者当天所做的购物决定越多,解题任务放弃得就越快。
    购物为什么停不下来呢?购物中的频繁决策需求,导致意志力资源迅速耗费;意志力亏空,导致更多的冲动行为。购物上瘾症,是大脑在自控力匮乏条件下的破罐破摔。
    不仅如此,购物对理智决策力的损耗,对低收入人群的挤压尤其严重。普林斯顿的经济学家Dean Spears在印度农村的田野实验发现:同样做出一个购物决定之后,低收入的村民比较高收入的村民在自制力测试中表现更差。Spears由此提出一种可能:在经济窘迫条件下,穷人更难以保持足够的意志力完成学习、工作和其他改善处境所需要的自我进步。
    对于剁手党来说,这听起来真是黑色幽默。如果你真的忍不住每晚网购,给自己定一个预算,减少纠结,预算花完,果断关机。
 
 

决策者,

你心中有一个凯撒大帝

 
    为什么决策如此耗费我们的意志力电量呢?是因为推断思考和损益权衡本身费心耗神?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?比如说,决策往往意味着对眼下和未来某些选项的放弃,不可回头? 
    公元前49年,凯撒率军团平定了高卢境内的反罗马叛乱,回师意大利。途中,他在卢比孔河畔(The Rubicon River)思忖良久,踟蹰不前。根据罗马共和国的法律,一个将军是不允许带军团跨过卢比孔河的,否则就被视为对罗马的侵略和叛乱。凯撒在渡河前面临的选择:反,还是不反。凯撒做出决断,率兵过河,引发内战。马鞍旁丢下那句著名的话,在历史的尘埃中响彻了两千年:“骰子已经掷出。” (“alea iacta est,or “The die has been cast.”)
做出决断,就是一次“渡过卢比孔河” (“to cross the Rubicon”),跨过”不可返回之点”。消耗意志力的不仅仅是在选项中做出分析权衡,而是“掷出骰子”的行动本身,在于对放弃其他备选项的恐惧。
    “决定” (decide) 这个词的拉丁文词根caedere,意指剪除、消灭 (to cut down; to kill), 跟“杀人”(homicide)同词源。选择必然带来放弃,放弃必然带来心理不适感。中文中的决断,形异神似,都有破釜沉舟、壮士断腕之感。
做决断之所以耗费意志力,就在于我们只能依靠理性的力量,去克服天性中的怯懦、冲动、懒惰、自欺欺人和对不确定性的恐惧。决策者,你心中有一个凯撒大帝。

 

如何给意志力充电

 
    你的意志力电量过低时,如何充电?答案既不是诵读鸡汤,也不是注射鸡血。简单粗暴得可能你不敢想象。
    神经科学家和认知心理学家近年的研究表明:意志力的源头活水,是血糖。低血糖的状态下,大脑会启动“省电模式”: 作为刺激奖赏中心的大脑伏隔核 (nucleus accumbens)区域更加活跃,而负责冲动抑制的杏仁体(amygdala)区域会沉寂下来。在此模式下,大脑会更加注重眼前的奖赏和满足,忽视长期后果。
    达特茅斯大学的社会神经科学家Todd Heatherton设计了一个实验,给受试者播放喜剧片,但是要求他们要忍住不笑 ——一项需要消耗自制力的任务。随后的大脑核磁共振结果表明:受试者大脑中负责抑制冲动的区域活跃度显著减少。最令人惊奇的是,这种状况在为受试者补充血糖(一杯加糖的柠檬水)之后完全改变了。
在另一个类似实验中,一组受试者喝了加糖的柠檬水,另一组受试者喝了加人工甜味剂的柠檬水。味道没有区别,但是第一组受试者的血糖浓度会明显上升。在随后的投资决策测试中,第一组决策者的决定更加理性、较少被非理性因素影响、并且更加注重长期战略而非追求眼前收益。
维持高决策力的秘诀,就是一天中经常补充适量食物(尽可能健康),把血糖维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上,防止大脑偷偷开启“省电模式”。
    上文提到过的对以色列法官假释决定的研究,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:法官批准的假释率不仅上午和下午差别巨大,而且明显受法官茶歇和午餐的时间表影响:法官每次补充食物之后,假释批准率有显著上升。 
比如说,上午10:30的茶歇之前(通常会提供法官一块三明治和一些水果),假释通过率只有20%,茶歇之后马上恢复到65%;临近中饭前,假释通过率降到10%,中饭之后又提升为60%。
浪漫主义者说,公正是蒙着眼的女神。现实主义者说,公正是血糖水平正常的法官。
 

“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”

 
所以说,节食减肥基本是个悖论:抗拒食物的诱惑需要充足的意志力储备;然而,给意志力充电的是食物。
    当血糖浓度不足时,我们就会渴求血糖的快速补充。我们的大脑对此非常敏感,以至于一出现与自制力有关的想法,人就会下意识渴望甜食。(女生在经期前后也会出现血糖不规律波动,这时候对甜食的渴望也会尤其突出。)
    大脑一旦转入”省电模式“,就会放弃自控,往往吃得更多、更不健康 —— 此为恶性循环。反之,心安理得地享受美食(尽量选择健康一些的食物)。吃饱了,运动去——此为良性循环。

 

扎克伯格的衣橱

和决策力指南

 
1. 
好的决策者,是决策极简主义者。即减少所有不必要的决策。乔布斯和扎克伯格每天早上不用纠结穿什么。你要是每天早上都在镜子前纠结个把小时,决策力估计都损耗一半儿了。对一个CEO来说,也只能把每天有限决策力花在最重要的问题上:团队招聘,产品设计,市场战略,尽量简化其他的各种忙和盲。
2. 
建立好的生活习惯, 尽量减少不必要的诱惑。最小阻力路径最难以抗拒。扔掉冰箱里的垃圾食品,删掉前男/女友的联系方式。
3. 
不要在意志力电量不足时做重大决定。下午四点半不适合重组公司,深夜不适合与跟男朋友分手。好的决策者,是那些懂得何时不能相信自己的人。
4. 
经常补充比较健康的零食。血糖提高,满“血”复活。“意志力”是靠不住的,它如潮汐一般,常涨常消,在我们尙未觉察时已经投降变节。与其信自制力,不如信巧克力。

 

2016第五届广州国际高端医疗及海外医疗展览会
2016年11月25-27日
广州琶洲国际采购中心
追求更高品质的医疗服务
参展商感言
  • “广州国际高端医疗展让国内潜在买家很好地了解了我们的项目,对我们项目的销售有推动作用。”...
© 2016第五届广州国际高端医疗及海外医疗 版权所有 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、复制、转载、出版、翻译、公开展示或通过其他方式将他们用于公开或商业目的。